论教师的自由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发布信息:徐列军

查看次数:

发布时间:2017-08-18 08:56:00

摘要:自由是驱动历史之河的重力,从神笼罩一切到王掌握所有,再到奥巴马、朴槿惠走上总统之位,自由在政治、经济、伦理、知识和艺术上绘出悲壮和灿烂的长卷,于是人类文明达到空前繁荣。教师是人类文明的传播者,教师的

自由是驱动历史之河的重力,从神笼罩一切到王掌握所有,再到奥巴马、朴槿惠走上总统之位,自由在政治、经济、伦理、知识和艺术上绘出悲壮和灿烂的长卷,于是人类文明达到空前繁荣。教师是人类文明的传播者,教师的自由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未来的质量。 但当灵魂从宏大的时空抽身踏进现实的土时,马上就有了荒原的触感。 2008 年汶川地震时,中学教师范美忠因先于学生逃生而遭到全国上下如潮般的攻击, 甚至有人在校门上贴出杀他全家的大字报。理由几乎只有一条,因为你是教师所以必须最后一个逃离。 但攻击者忽略了这样一些事实:范没有接受专业救灾训练、教学楼质量不能给范提供镇定、范胆小危机意识强、汶川地震里氏 8.0 级。 范在地动山摇的一瞬间,在本能的驱使下迅速逃离,当时很多教师都这么做,只是他们选择了沉默,而范选择直面,于是他被千夫所指。率先逃离作为教师当然不够体面,但扪心自问,世界末日般的恐怖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降临,有几个人能确信自己会有清醒的意识来选择勇敢? 如果范美忠的行为可以定义为“无耻”,那谭千秋的壮举也将失去意义,因为作为教师他只是做了能使自己免于“无耻”的事。教师佝偻的背着沉重的道德十字架, “无私奉献” “爱生如子”成了教师标配,于是地震中本能反应成了无耻。如果因为本能的逃生,人们可以自由指责,那么可以说我们身处的时代没有自由。 自由是美德的土壤,当攀登高尚产生畏惧,选择平凡带来焦虑时,虚德和伪善的泛滥成了必然。道德大棒已将教育环境搅得一片混沌,成了伪君子的温床。 什么时候教师背上的十字架被解下,选择平凡或者高尚成为个人自由时,健康并且坚实的金字塔型教师结构才能形成,下层是广大的普通教师,他们从容敬业,上层是少数的领袖教师,他们卓越而激情,但下层没有卑微,上层没有高傲,这样,教育才有了成功的基础。当前的教育界有很多滥竽充数的卓越者,而蒋军晶应该是其中为数不多的“真货”。蒋的优秀在于他非常努力并且他努力的方向非常正确。 蒋军晶实践的“群文阅读”就是这样一种工作。 他说长城在我们的课文里总是崇高的伟大的,但在长城下面却是白骨累累,这点也必须让学生知道。 所以他的课堂经常是花很少的时间讲解课文的知识点,然后用大量时间让学生就某个议题进行多角度多篇目阅读,以此解构教材中的某些机械和专制,生成一片宽阔而葱郁的思想之田。 蒋军晶的讲座听过三次,每次都能看到他在前行,但前行的方向始终如一,那就是追求教育的自由。 他还有一点非常可贵的是名气很大却从不“装神”,他说自己带的班从没考过第一,而当前考试的压力却越来越大,一边是分数一边是教育,怎么办? 没有好的办法,只能纠结。 特级教师尚且如此,普通教师如何改变? 所以蒋军晶的讲座只会是一场浪漫的雨,台下众多的教师回到现实,脚还未踏进教室,清凉的雨丝已消失于躁热的风中。 杭州这座所谓的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在春花烂漫的三月却有四名学生选择从高楼纵身而下,这是人类文明的污点。 不能把所有的错都归咎于教育,但教育确在犯大部分的罪。 当分数成为唯一,教育失去自由,恐惧就将爬满稚嫩的灵魂,任何以逼迫手段传播文明都已背离文明。如果教师拥有教育的自由,学生能从分数下解脱出来,提供其收获自信的最大空间,那么教育可以使我们的生活更美丽。?? 说到义务教育阶段近乎疯狂的应试教育,又是很吊诡的画面,因为学生们学习压力逐年增大是伴随着一纸纸减负文件的下发而发生的。导致减负文件屡屡失效的原因是以学业成绩为核心的考评系统的建立,教师收入普遍不高,而涉及收入的奖金、职称都直接与学生分数挂勾时,教育就会盲目,经济不自由则人格无独立,于是高压式教学,假论文泛滥都有了合理解释。前些年教师罢课讨薪在全国多地上演。回到萧山,这个全国的富裕地区都经常出现类似情况。 2014 年教师年终奖发放就像大人骗小孩,年前发一部分,说还有,年后上班很多天后才又补了一部分,说可能还有,谁都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后来直到 2015 年快过完时才全部到位。对此教师们除了在网上报怨几声,什么也改变不了。 当教师的尊严和地位无法通过经济自由来确立时,任何赞美都只是嘲弄,任何教育都只是奴役。最后要说的是教师自由中最重要的一点—— — 思想的自由。这与前三者互为因果,具体关系应该是这样的,一批学习比较认真,性格相对保守的学生综合考量家庭环境、自身性格等而选择教师职业。 他们本身就是不自由教育的产物,知识结构缺陷和思想偏狭非常显著,再加上学校到学校的生活路径,偏求安稳的性格和家庭,使他们几乎对现实工作中的不自由无所感,或者有感而无力打破。于是存在于道德、教育、经济方面的不自由得以更大生长,而这种生长反过来又加重了思想的禁固,成了一个自身无法终止的死循环。 在地震逃跑事件中,如果出现在全国口诛笔伐下的不是思想经过剧烈荡涤的范美忠,而是从中学到大学按原有轨迹成长起来的范美忠,会有怎样的结局? 他或者自杀,或者背负一生骂名。而范在媒体上通过清晰的思维,准确的表达,迅速扭转了一边的趋势。





联系我们

邮箱: 加微信wangbing100086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新光华街46号

咨询编辑老师 咨询编辑老师

期刊论文相关问题咨询

信息保密,24小时内回复!

推荐资源

  • 3000+

    3000家期刊合作
  • 6000+

    服务6000客户
  • 10000+

    发表上万论文
  • 100%

    不成功全额退款

  • 表示必填)

    *
  • *
代写代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职称论文,职称论文发表,职称论文代发,学术论文代发机构,代发表论文,学术论文代发,代发职称论文,代写职称论文,成都代写代发表论文,成都代写代发职称论文,成都职称论文发表,成都职称论文代发,成都学术论文代发机构

蜀ICP备1202846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蜀B2-20120251 公安机关备案号:蜀32058202010001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期刊界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4012067号-11 Copyright © 2013-2018 http://www.qkj.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